• <code id="8ismm"></code>
  • 威海財經網 資訊 銀行 保險 房產 汽車 企業 科技 教育 健康 文化 區域 投資 專題

    登陸 | 注冊 | 手機版 | RSS

    首頁 > 健康 > 前沿 > 正文

    精神壓力是年輕人脫發第一誘因

    加入收藏 2018-11-15 16:04:34 來源: 熱度:0 /
    日前,一條題為最小15歲,80后、90后已成植發主力軍的視頻在網絡上廣為傳播,視頻中,上海華山醫院的醫生說,現在主流治療脫發的人群是
        日前,一條題為“最小15歲,80后、90后已成植發主力軍”的視頻在網絡上廣為傳播,視頻中,上海華山醫院的醫生說,現在主流治療脫發的人群是80后、90后,他們成為植發主力軍。

      視頻中醫生的說法,引起了網絡上眾多年輕人對自己脫發狀況的焦慮。人民日報官方微博轉發了這條視頻,該條微博下點贊數第二高的評論為:“90后還沒脫貧就已經脫發,心疼自己一秒鐘。”而此前,“90后已經禿了”,某款以預防脫發為賣點的洗發水去年“雙11”熱賣的新聞和自媒體文章頻繁出現。

      這些甚囂塵上的言論不禁讓人疑惑,當下年輕人的脫發狀況真的已經非常嚴重了嗎?脫發真的年輕化了嗎?

      沒有權威數據證明“脫發年輕化”

     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皮膚科主任醫師楊淑霞告訴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,我國目前沒有進行關于脫發的全國范圍內的流行病學調查,“由于我國歷史數據的缺失,沒有辦法進行對比,所以‘脫發年輕化’的說法很難成立。”

      “只能說,大家的生活水平越來越好了,對外表的關注度越來越高,更多的人關注到了脫發,所以有很多年輕人,甚至是孩子前來就診。”楊淑霞解釋說,“我們會問來就診的小孩,家里的長輩有沒有人脫發,如果有,會繼續問他們的脫發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,很多人會回答說,長輩們在自己這個年齡段還沒有脫發。”

      “但這只能算是患者自己的一種認知,是不是(脫發)真的有年輕化的趨勢,尚不能據此作出結論。”楊淑霞說。

      關于植發的人群,楊淑霞解釋說,年輕人一直都是植發的主力軍,而且這個趨勢今后也不會改變,因為年輕人會面臨擇偶、就業等問題,對形象要求比較高。“如果一定要說有一個變化趨勢的話,就是對外表要求比較高的中老年人越來越多了,植發的人群也開始‘老齡化’了”。

      “精神壓力”是脫發第一危險因素

      1992年出生的張燦(化名)現在是北京大學理論物理專業的一名博士生。4年前,他從吉林大學被保送到北京大學進行5年制碩博連讀。北大課程的難度和密度,遠遠超出了張燦的預期,他以前每天倒頭就睡、睡眠時長至少8個小時的生活被打亂了。

      理論物理、量子規范場論、廣義相對論……“課上一遍根本聽不懂,只能課下反復看書,然后完成課后作業”,上專業課的那一年半,張燦基本都是上自習到半夜兩三點才回到寢室,早晨7點又起床去上課,即使偶爾回來得早,躺在床上也會失眠睡不著。

      沒過多久,他就發現,早晨起床后,枕頭上到處都是自己的頭發。曾經頭發濃密的張燦,發際線開始不斷后退。等到研二結束時,張燦頭頂的頭發只剩下稀疏的細軟毛發了。

      張燦的這種脫發情況,正是楊淑霞所說的“休止期脫發”同時伴有“雄激素性禿發”,她解釋說:“休止期脫發是一種大家不太熟悉的脫發類型,卻是發病率最高的一類。”

      休止期脫發是由多種應激因素引起過多的生長期毛發進入休止期后,出現休止期杵狀發過多的脫落。“這種脫發類型是普遍存在的,其最常見的發病原因是壓力、緊張、睡眠不足等”。

      楊淑霞指出,休止期脫發一般會在誘發因素發生3個月以后出現,也就是說患者3個月后才會發現掉發多。如果糾正這個誘發因素,在糾正開始后的4~6個月,頭發才會慢慢地恢復生長。

      楊淑霞進一步解釋說,脫發分很多種類,整體來說,由精神壓力大而產生的焦慮等情緒,是目前脫發的最主要原因。精神壓力大會對人體的免疫狀態產生影響,“在皮膚科,很多疾病比如濕疹、銀屑病、白癜風、斑禿等都和精神壓力有很強的關聯性。”

      脫發患者該如何進行自查?楊淑霞建議,如果發現掉頭發突然變多,一般是休止期脫發,要回憶3個月前發生了什么事,找原因,將誘發因素糾正即可;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掉,但就是頭發越來越少,尤其是頭頂部位,一般就是雄激素性禿發,該類脫發應該盡早治療,從而盡可能多地挽救頭發;而斑禿一般是會自愈的,這類患者不要過度關注自己的頭發,心情要放輕松,因為由此產生的焦慮狀態會改變身體免疫狀態,免疫狀態的改變又會加重脫發,從而形成惡性循環。積極調整好心理和身體狀態是斑禿治療的首要條件。

      “脫發年輕化”的宣傳加劇了年輕人對頭發的焦慮

      楊淑霞在門診中發現,很多脫發的年輕人會有一些心理問題。曾經有一位患者認為自己脫發嚴重到皮膚科就診,楊淑霞告訴她只是正常脫發,并不會影響患者的外表容貌,但是患者還是在自己“快禿了”的擔憂中無法自拔。

      “有很多來門診的患者對頭發的關注度過高,從而加劇了他們內心的焦慮和壓力。”楊淑霞向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表達了自己的擔憂,“現在媒體對所謂‘脫發年輕化’的宣傳其實加劇了年輕人對頭發的焦慮。”

      楊淑霞表示:“現代年輕人的焦慮來自各方面,可能會出現咬甲癖、拔毛癖等由心理問題而產生的行為疾病,這在門診中經常見到。”

      劉禺目前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博士后,他從小就有咬指甲的習慣,“考試的時候,是咬指甲咬得最厲害的時候,常常會咬破流血,雖然感到疼,但還是會咬;另外就是上課的時候,還有看劇情比較緊張激烈的影視作品的時候也會咬指甲。”

      劉禺覺得“在焦慮比較嚴重和精神壓力比較大的時候,會覺得指甲是有棱角的。”今年已經27歲的劉禺,記憶里只剪過兩三次指甲,剩下長出來的指甲,都在不知不覺中被咬掉了。劉禺已經做了兩年多的心理咨詢,他很清楚自己咬指甲的癖好是由于內心焦慮所致。

      楊淑霞在門診中如果遇到由心理問題而引發疾病的患者,她會建議患者先去心理門診就診。在采訪中,楊淑霞多次強調,年輕人還是應該理性看待自己的脫發情況,不應該給自己帶來太大的壓力,“相比于外表,內在美更為重要。”

      張燦的頭發掉了之后,在父母的強制下也曾經兩次去醫院就診,但都沒有效果。張燦本人對脫發這件事并不是很介意,他自己也經常拿發際線這件事和同學開玩笑,“因為生活中還有其他很多比頭發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擔心。”

      通過前兩年近乎“死磕”的鉆研功課,今年博士五年級的張燦已經連續拿了3年獎學金,并且在今年趕上了第一波秋季招聘,找到了自己喜歡的工作,同時還有一份很可觀的薪水。
    相關熱詞搜索:

    頻道總排行

    熱門討論

    江苏11选5开奖直播